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本院要闻-详情内容
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双副研究员在《天津日报》理论创新版发表文章:《共享发展: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新维度》
作者:王双 浏览次数:264次 更新时间:2018-08-07

编者按:201886日,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双副研究员在《天津日报》理论创新版发表文章《共享发展: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新维度》。该文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基本蕴含”“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四个维度方面,深入阐释了京津冀协同发展重大战略在发展机会、发展过程、发展成果和发展权益层面上所体现的共享发展新理念,为准确把握体现新时代新型区域平衡发展战略与格局下的新发展理念与遵循,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提供了理论启示。现将全文转载如下。

共享发展: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新维度

王 双

京津冀协同发展作为国家区域发展的重大战略,是实现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布局。京津冀区域发展水平差异较大,通过共享发展补齐短板、促进平衡的要求十分迫切。因此,贯彻共享发展理念,提升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层次,拓展区域协同的深度和广度,不仅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应有之义,更是未来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内在要求。

一、共享发展是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基本蕴含

1. 走向区域共同富裕的基本引领和重要步骤。京津冀区域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突出,而区域共享发展的实质体现了全体人民逐步实现共同富裕的要求,这实际上是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的基本引领。通过共享发展,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让改革发展的各项成果惠及区域全体人民,增强人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最终实现区域平衡发展,是京津冀区域走向共同富裕终极目标的重要步骤。

2. 有助于实现区域间资源配置方式的根本扭转。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目标之一是以市场为决定性力量实现区域资源配置方式的根本扭转。区域要素的市场再配置和利益的再平衡,一定意义上是要在区域发展范畴上实现发展要素和发展机会的共享。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成功配置区域资源要素,构建更加健康的区域发展机制已经被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崛起证明。京津冀协同发展也应由政府主导完成市场原始力量的介入和培育,通过“政府主导──政府推动力 + 市场原动力──市场自发配置”的蜕变过程实现市场力量的深入接纳直至最终接管,最终达到“有效市场”“分而治之”与“有为政府”“无为而治”的格局,解决区域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3. 体现了区域协同步入同等次序发展的新阶段。构建更加有效的京津冀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将不再以牺牲部分区域的利益来保证另一部分区域的先发展,即不再有发展的区域先后次序和地位轻重问题,而是让区域内各个发展单元都能在共享发展中获得应有的发展空间和平等待遇,真正把京津冀区域连接成为发展的命运共同体,使各个区域组成汇聚发展要素、充溢发展希望、释放发展潜能,这恰恰体现出共享发展推动区域协同步入同等次序发展新阶段的原发性动力。

二、共享发展贯穿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四个维度

1. 相对独立发展向融合发展的转变。京津冀三地长期以来形成的“一亩三分地”割裂发展方式一定程度是实现协同的主要障碍,破解这一困境必然要求三地打破各自封闭的“自循环”,逐渐走向真正的融合发展。京津冀率先发展地区通过对贫困地区、落后地区的反哺,共享形成自我发展机制,帮助贫困人口享受到发展成果的同时,也让他们充分参与到共建共享的队伍中,实现在共建中共享,使得相对落后的地区也进入到发展的序列。以共享发展推进落后地区迎头赶上、贫困地区稳定脱贫,提高发展的协调性和平衡性,“一个也不能掉队”的共享发展考虑和制度安排,标志着京津冀协同发展从相对独立逐步转向真正的融合发展,这亦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必由之路。

2. 竞争发展向共赢发展的转变。形成京津冀协同发展新格局首先就是要赋予各个区域享有均衡的发展机会,推动区域间无序竞争状态转变为有序共赢的发展态势。共享发展通过四个层面的协调贯穿京津冀协同发展全过程:一是传统地缘板块层级的协调,发挥京津冀率先发展地区辐射带动周边地区,引领区域实现“聚集──扩散”优化发展;二是新时代经济空间地理层级的协调,主要是基于区域间新的产业转移承接、生态功能布局以及交通网络构建产生的高级演化发展;三是构架于新型城乡关系上的协调,以京津冀城市群为主体形成的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为主要推动力;四是要素结构优化层级上的协调,源于资源禀赋基础上的不同功能区域实现转型发展。这种不同层级、不同模式、不同诉求的区域战略架构是对区域各部分、各成员发展权益的充分谋求和统筹满足,体现了共赢发展思路的转变。

3. 区内治理向区际补偿的转变。孤立的区域内治理是导致京津冀区域发展不平衡的主要诱因之一,解决这一问题就必须站在区域整体发展的层面,打通区域利益再分配的梗阻,重构区域之间的区际公平,有效的方式就是进行区际之间的补偿转移支付,形成区域共享发展的平等对话机制。京津冀建立区域生态补偿机制以及与此相适应的统一要素市场和区域融资机制的建立、产业的疏解和对接、创新要素的再流动,都是将区域内不同发展单元纳入共享发展的“大盘子”中通盘考虑,通过区际补偿促进区域利益的协调平衡。

4. 资源虹吸向辐射带动的转变。以区域共同利益为起点,有效推动京津冀区域增长极建立“增长极──增长带──增长圈”的辐射回路,发挥辐射极化作用,形成对冲区域资源虹吸的“反磁力”。通过清除各种显性和隐性的市场壁垒、实现区域之间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快人力资本和金融资本流动、建设协同创新共同体、有效扩大区域生态容量等促进要素跨区域有序自由配置,破除区域之间行政区划藩篱导致的人为割裂,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和公平性,不断提升区域全要素生产率,推进区域之间的深度对接协同,最终实现共享发展。

总的来看,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实施在发展机会、发展过程、发展成果和发展权益层面上都全面深刻地体现了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因此应该将共享贯穿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各个环节和步骤中去,让区域发展水平得到整体提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共享发展必将有一个从低级到高级、从不均衡到均衡的过程,即使达到很高的水平也会有差别。”共享发展具有阶段性和长久性,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因此,实现京津冀区域共享也是一个不断丰富和完善的长期历史过程,应该结合不同地区的共同利益、不同区域的不同诉求,准确把握体现新时代新型区域平衡发展战略与格局下的新发展理念与遵循,保证区域共享发展不同阶段的实现层级和路径的合理性,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包容并蓄与公平正义。这不仅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更是对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个矛盾的回答。

  

(文章来源:《天津日报》理论创新版20188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