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对外交流-详情内容
一个老理论工作者的幸福晚年
作者: 浏览次数:4677次 更新时间:2015-11-10

温克勤

  我1939年生,1996年退休。退休前后生活上有许多变化,但总的感觉退休前后都很幸福。退休前有上班之福,退休后有下岗之福。个中福分不同,但幸福感受是相同的。

  祖国繁荣昌盛是全国各族人民也是我这个老共产党员、退休理论学工作者谈论幸福的坚实基础。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人民的社会主义事业取得了举世注目的辉煌成就。广大人民群众对于党领导的反腐倡廉斗争、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改革红利惠及民生的重大举措、以及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承文化、道德美德培育和我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更是交口称赞,反映强烈。作为一个老共产党员、老理论工作者看到和感受到这些新举措、新局面、新气象、新风气,内心无比欣慰喜悦,幸福感油然而生。

  我退休后仍然继续读写、笔耕不辍,这使我感到很幸福。退休前我致力于理论教学、研究和编辑专业杂志工作。写了一些比较有分量的作品,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退休后,在党的加强社会主义道德建设、坚持以德治国与依法治国相结合,特别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强调继承弘扬传统美德、培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指引感召下,我更加坚定了方向、开阔了视野。同时也感到时代的发展对理论工作者和理论学工作者的殷切要求和期待。在我学习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思考现实道德问题时,深深感到改革开放以来,肯定个人利益、个性自由与弘扬社会主义、集体主义美德、搞现代化建设与继承弘扬优良传统、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一些人因缺乏辩证地、全面地理解,而融入这样那样的误读或困惑。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解决这些困惑,树立正确的认识,是理论工作者、理论学者责无旁贷的责任担当,同时时代发展也为其提供了大有作为的广阔舞台。我退休前的工作单位天津社会科学院,无论院领导还是研究所职能部门对退下来的专业人员都很照顾、提供方便;院图书馆藏书多、报刊资料齐全,服务热情,尤其是院里为专业人员提供了一个安静、和谐、民主、自由的科研环境和氛围。我的家人,支持我退休后继续写作。子女帮我用电脑查对资料。在这样利好的大小环境下,我得以安静自如地阅读专业书刊,思考探讨一些问题,并取得了一些成绩。退休后我写了多篇文章,其中有25篇为人民大学报刊资料社全文转载。我主编了《做合格公民》公民道德教育丛书、《人伦》丛书、《知若明耻》(中小学生读书)等,独著《中国伦理思想简史》、《中国古代一百个道德家》(已校三稿,待出版)。此外,我还为天津市思想政治研究会主办的《研究与实践》、天津延安精神研究会主办的《民族魂》撰写了关于学习民族传统伦理文化、宣传延安精神以及进行政治思想教育方面的多篇、系列文章。我在写作中,自觉地坚持以发展了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针,对于民族传统伦理文化的探讨研究力求做到古为今用。最近正在应邀写《我国传统养生论述析》一文。我在文章结论部分有一段文字讲:“当今我国经济发展,社会安定,生态看好,惠民政策纷纷出台,人们群众生活日益改善,幸福指数不断提升,广大人民群众对于健康长寿的心愿和期盼越来越强烈。”我想,我们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服务的党与政府就是以满足和实现人民的愿望和期盼为之工作的出发点和最终归宿的。而退下来的伦理工作者、伦理学工作者、仍然要有饱满的政治热情和使命感,自觉地承担起时代赋予的神圣职责。

  家庭的温馨和谐也使我感到退休后的生活幸福。退休后我工资收入不断增加。而老伴没工作,还需要给子女必要的帮衬,所以显得并不富裕。如同我们老同学常风趣地讲的:老温个人收入不少,一分配就不多了。我想这如同我们国家一样,经济总量跃居世界前列,但拿13亿人口一除,人均收入就滑下来了。这个比喻不一定合适,但我总觉得现在的不富裕同五六十年代的困难是大不一样的。况且生活艰苦一些不一定是坏事,与我自年轻时养成艰苦朴素生活习惯正好一致。退休后我有时间在家中多陪陪老伴。我们互相关心,互相爱护,相依为命。我们都患有慢性疾病,商定每天坚持在社科院宿舍楼群间散步。我们每天下午四、五点钟漫步于科海里公寓大院已成为一道令人注目的风景线。儿子儿媳结婚和我们在一起已有十五六个年头。他们对我们关心呵护,有孝心。我经常和小孙子超博探讨读书和做人的道理。我同子、孙辈难免有代沟。我感兴趣的东西,他们往往不名其妙,他们兴趣盎然的东西,我也常常不很了解。这需要我们通过相互沟通以达到共识。这当中更需要我首先放下家长架子,与他们平等相待,主动向他们学习,同时也要向他们传授民族传统美德、革命优良传统和良好的家训家风。今年春节我在给超博和外孙樊金鹏压岁钱时,将“好学、善良、诚实本分”八个字箴规抄录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够持好家风,以八个字箴规范自己的言行。在家生活我越来越感悟到,老年人不仅需要家庭的温馨和谐,而且要努力营造这种温馨与和谐。